全站搜索
自定内容

当宁消防合作:锦蓬艾华  |  新沃

 
 
新闻详情
文章正文
《瞭望》:“乡村工厂”火灾隐患凸显成监管空白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1-09-27 08:53:18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 今年以来,多地城乡结合部的“乡村工厂”发生火灾。4月25日,同样是一栋4层楼房,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一个乡镇制衣厂发生重大火灾,烧死18人,受伤24人。据消防业内人士观察,城乡结合部火灾近年来一直呈高发态势。

城乡结合部的劳动密集型企业,城中村的作坊式企业,其消防基础薄弱,当谨防成为监管空白

  “眼睁睁看着一个女同事从4层楼上跳落而亡。”回想起那一幕,佛山市盛丰陶瓷有限公司(三水分公司)的工人们仍心有余悸,凄厉的呼救声还在耳边回旋。

  8月23日6时18分,位于城乡结合部的佛山市盛丰陶瓷有限公司综合大楼发生重大火灾,上百名消防队员奋战两个小时才将大火扑灭。火灾造成15人死亡1人重伤,其中2人是从起火的大楼上跳落死亡。

  今年以来,多地城乡结合部的“乡村工厂”发生火灾。4月25日,同样是一栋4层楼房,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一个乡镇制衣厂发生重大火灾,烧死18人,受伤24人。据消防业内人士观察,城乡结合部火灾近年来一直呈高发态势。

  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在调研中也发现,随着城镇经济快速发展及规模扩大,尤其是城乡结合部的劳动密集型企业、城中村的作坊式企业,安全基础薄弱,火灾隐患凸显。破解之道,则在于加强源头性防范,坚决遏止消防安全屈从于招商引资的情况,以严格监管消除安全隐患。

  8年前埋下隐患

  “为啥没人能从安全通道逃出来?”佛山“8·23”火灾之后,住在附近的工人表示疑惑。本刊记者在现场了解到,这栋楼为4层钢筋混凝土结构,楼梯敞开却没有防火门。防火门是阻止大火和浓烟蔓延到逃生楼梯间的一道重要屏障,其缺失势必增加了逃生难度。

  火势之所以迅速蔓延,现场一名李姓工人说,还因为“装修违规使用了易燃材料”。 这也得到消防部门的证实。大火扑灭之后,记者看到,起火大楼除了一层还残留一小部分玻璃的窗户,二三四层铝合金的窗户都已经被烧熔,房间内部的装修基本被烧成灰烬。

  这场大火还烧出了公共消防设施和装备的不足。从采访了解情况看,现场部分消火栓水压不足,影响了救援工作开展,而在起火大楼附近的两栋员工宿舍内,更只摆放了2个灭火器,上面布满灰尘。

  逃生自救能力也不尽如人意。工人苏德贵说,据他的印象,厂里只在去年进行过一次消防演练,“就是几个班组长拿着灭火器冲了一阵”,消防演练流于形式,工人普遍不掌握基本的逃生自救常识。

  尤其让人震惊的是,这栋已使用8年的大楼至今还未合法进入消防“视野”。据消防部门介绍,这栋大楼于2002年建造,2003年投入使用,当时并未到消防部门履行相关手续,2009年新《消防法》实施后也未进行网上备案。甚至,佛山市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,这栋楼至今还没有办理土地使用证和相关报批报建手续。

  “并不感到突兀”

  “听到火灾消息并不感到突兀,即使未来一段时间再听到类似消息,也不会感到非常奇怪。”国务院应急管理专家组专家、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刘铁民说,这种在城乡结合部,没有经过严格批准检查的“乡村工厂”,已成为当前我国消防工作乃至公共安全工作最薄弱的环节。

  本刊记者在佛山等地走访发现,在城乡结合部或城中村,违规自建、滥用易燃材料、集厂房宿舍为一体的建筑不在少数,而相应消防建设则严重滞后。

  刘铁民认为,一方面,应根据发展需求,毫不犹豫地强化消防人员、装备和能力,另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靠业主单位自己的危机意识、事先准备、应急救援疏散能力。

  受访专家表示,“乡村工厂”频发火灾背后,首先是由于一些基层政府在追求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,未能创造良好的消防安全环境,在经济效益和消防设计有冲突时往往牺牲后者,甚至被过度的经济追求蒙住了眼睛,对于一些隐患视而不见,在侥幸心理中丧失了安全底线。

  佛山市相关负责人坦承,当初为发展经济,一些村镇大开绿灯大肆兴建厂房,却并未履行相关程序,尤其是一些农村的作坊式企业,没有消防部门的审核、验收手续,留下了安全隐患。

  其次,部分地方对新《消防法》落实不到位,尤其是备案抽查的执行不力导致出现“先天”消防隐患。佛山消防相关负责人解释,实施建设工程备案抽查制度,其本意是将公安消防机构从技术性事务中解放出来强化消防监管,但由于消防队伍力量薄弱等原因,对备案工程抽查落实不到位。而在目前社会消防意识不强、不备案行为处罚较轻的状况下,数以万计的“乡村工厂”并不会主动去进行消防备案,消防隐患的源头难以及时发现。

  此外,建设、设计、施工等单位的消防意识和责任意识不强。据消防部门介绍,在日常监督检查等工作中时常发现,一些设计单位在建设单位授意下,降低消防标准要求,以减少投资。建设单位在装修或使用时再“擅自”改变使用功能,消防监督部门这时发现与原设计不符,一些火灾隐患已经是无法整改了。建设单位就会以难以整改为由,要求罚款了事。这也是火灾隐患年年全面排查、大量整改却仍大量存在的一个原因。

  莫等大火来检验

  受访专家建议,针对“乡村工厂”等消防安全新问题,加强和改进消防工作,努力化“消”于“防”之中。

  首先,加强源头性防范,坚决遏止未通过消防规划先建设的情况。安全考量不能屈从于招商引资,尤其要对城乡结合部区域的制鞋、制衣、玩具、电子等劳动密集型企业、作坊式工厂进行严格监管。

  消防专业人士表示,不能等企业搞起来以后再考虑消防,否则代价太大,且一些缺漏如防火间距不足、建筑结构耐火等级不够、安全疏散设施不合格等,很难补救。相反,消防工作必须和经济社会同规划、同设计、同建设。

  其次,严格落实消防安全主体责任,把消防工作纳入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规划,逐级签订消防工作责任书,常抓不懈。复旦大学城市公共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滕五晓认为,尽管消防监督部门有责令停产、停业的权力,但却由于地方一些部门对消防的不配合而难以落到实处。这将导致火灾隐患整治、反弹,再整治、再反弹的恶性循环不断上演。

  研究者建议,尤其要加强消防监督工作的力度。有可能消防部门已经检查到了隐患,提出了问题,但仅此还不够,关键在于整改。要有效调动企业、个人的积极性,形成全社会共同参与消防的氛围。

  “透视佛山火灾,还应该看到提升公众消防安全意识的迫切性,目前公众消防安全意识还不能适应现代社会管理要求。”滕五晓说,应该通过加强生命教育,督促提高自防自救能力,真演练、常演练。

  此外,据统计,截至2010年底全国市政消火栓欠账26.5%,地级以上城市消防站欠账30%,农村公共消防设施差距更大,难以满足灭火救援需要。因此,还应加强消防能力建设,并保证各种消防设施都能够始终处以最佳运行状态。

脚注信息